联系我们

湖州心助心理咨询服务有限公司
地址:湖州青铜路699号科技创业园C幢422室
电话:400-711-6651
传真:0572-2677598
邮箱:21132259@qq.com
工作手机:13325728573 13325728562 13325728563 13375829056 13058928563

  • 咨询案例
  • 当前位置:首页 > 新闻中心 > 咨询案例

    3博爱高墙·个案点评·不想回家的“怪人”

    文章来源:xinzu 更新时间:2015-03-27   13:40:32

    不想回家的“怪人”

    ●省六监

    阿浩(化名)即将新生,失去自由多年的他能回家与亲人团聚,这可是一件值得激动和高兴的事。可阿浩却很反常,非但没高兴,反而整天愁眉苦脸,遇到有人开导他,他就缠着别人唠叨不停,说是不想回家,回家也没人要。阿浩的情况引起了警官的关注,分监区警官多次找他谈心教育,可他依然萎靡不振。不解的人不禁要问:阿浩这是怎么啦?

    阿浩因犯抢劫、盗窃罪判刑被判有期徒刑10年6个月。入监时,他两个儿子一个6岁,一个5岁。因家庭经济困难,加上自己刑期长,他担心儿子无人抚养,便劝妻子早日离婚,另嫁他人,可他的妻子不同意。于是,他不断地做妻子的思想工作,但他的妻子一直坚持等他。

    时间一晃二年过去了,令他没想到的事发生了,他的妻子带着离婚协议来监向他提出离婚。可这时,轮到阿浩不同意了。他说,妻子如果跟他离婚了,他那两个儿子就没人管了。所以,坚决不同意离婚。后来,经过协商,大儿子随阿浩母亲生活,小儿子让其妻带走。这样,阿浩才在犹豫之中签字离婚。

    自从离婚后,阿浩一到晚上就开始做噩梦,一会儿担心大儿子出事,一会儿又担心小儿子跟着前妻吃苦。夜夜睡不好的阿浩脾气也见长,与同犯相处时,稍有言语不和,就要动手打架。可事后想想,觉得自己不对,又主动找警官认错,并向同犯道歉。虽然警官经常教育他:“作为一个男人,遇事要拿得起,放得下。目前最重要的是要积极改造,争取早日新生。”可阿浩觉得就算新生了,妻子也离婚了,家也不像家了,再加上自己没有能力让孩子过上好日子,这样的新生又有什么意义?只是这话他没说出来而已,但他每次听警官劝他“积极改造,早日新生”时,他的心里就是这么想的。

    阿浩的心结没解开,所以,晚上睡觉时经常做噩梦,有时还大喊大叫,影响大家的休息。所以,有人劝他到医院去看看。他说我又没毛病,干嘛要去医院?后来,分监区负责心理咨询的警官对他进行了多次的心理疏导。在警官的帮助下,阿浩的改造状态有所好转,之后,还获得了减刑1年8个月的刑事奖励。这也让阿浩对未来有了一些信心。去年“双评”之前,阿浩觉得自己在“双评”中获得“改积”的奖励不成问题,所以,写信给其母时表示,如果年底评不上奖励,就让他的母亲不要再认他这个儿子。可评选结果出来后,阿浩因表现一般而榜上无名。阿浩觉得,这是警官故意“整他”,分监区的同犯故意跟他不去。所以,他的性情大变,又变得跟以前一样,动不动就要和人吵架,或者为了一件不称心的小事就唠叨不停。

    由于心情郁闷,情绪持续低落,近半年来,阿浩常常心慌、头痛、失眠,坐立不安,走来走去,头发一下子白了许多。眼看新生临近,阿浩脸上一点也没有高兴的样子,一会担心母亲不认他这个儿子了,一会担心即使母亲要他,他也养活不了一家人,整天忧心忡忡。于是,大家议论纷纷:阿浩的精神是不是出了什么问题?




    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


    点评:

    前几天听到湖南卫视《我是歌手》中林志炫唱的《烟花易冷》莫名的感动,但又似乎并未走进歌曲的内心。阅读这则个案的时候,我让电脑单曲循环。反复的听,细细的读,静静地体会阿浩的内心,慢慢地触碰那份莫名的感动。“繁华声遁入空门 折煞了世人,梦偏冷 辗转一生 情债又几本,如你默认 生死枯等,枯等一圈 又一圈的 年轮……”

    我想我要说声谢谢。谢谢歌曲让我明白了阿浩的内心,谢谢个案让我共情于歌曲的内心。个案相对复杂,涉及离婚、子女养育、不良心理、回归适应等诸多服刑人员的典型问题。不仔细体会,怕是很多人都会觉得阿浩是一个不想回家的“怪人”。

    表面上看,个案的标题是不想回家,但究其核心却是焦虑、回避和无奈。如果不是因为隐痛,谁会主动让妻子离婚;如果不是因为苦楚,谁喜欢争执与唠叨;如果不是因为无奈,哪一位久离的儿子不想回到母亲的身边。每个人的心理承受都有一个阈限,过了这个阈限,我们会感到失控,轻者出现一系列诸如回避、转移、宣泄等方式的自我保护,重者会出现行为甚至精神上的紊乱。从个案来看,阿浩在自由丧失的时候,意识到可能会失去妻子。可能因为自责、自尊或者姿态的需要,他劝妻子离婚。可当真的要失去妻子的时候,自尊和姿态就显得不重要了。如果连带出着可能要失去子女抚养,那就超出承受的阈限了。所以阿浩随之就出现了噩梦、焦躁、唠叨甚至冲动。这很好理解,因为唠叨和冲动都是一种宣泄,都是一种自我保护,都能转移和回避内心的纠结与痛苦。甚至噩梦除了能证明他潜意识里的冲突之外,也是一种自我保护的宣泄。后来,当内心的苦楚略有平复的时候,阿浩似乎借助希望做了一次转移。个案上看这个希望过于自信和主观,并没有成功,反而让他在母亲面前丢失了颜面和许诺。这种始料不及又超出了他的承受阈限,他似乎已经不再具备希望落空,目标未实现时的应对能力,反而习惯了使用回避、唠叨、冲动这样的方式来应对内心的失控了。

    心理学上,我们把阿浩的目前的状况定性为“焦虑状态”。这种焦虑源于未知。出监在即,母亲会责备吗?子女能接纳吗?自已能适应社会吗?能担起家庭的责任吗?因为未知,所以焦虑;因为痛苦,所以回避,所以成了不想回家“怪人”。

    焦虑是指一种缺乏明显客观原因的内心不安或无根据的恐惧,是人们遇到某些事情如挑战、困难或危险时出现的一种正常的情绪反应。焦虑是最常见的一种情绪状态,比如快考试了,如果你觉得自己没复习好,就会紧张担心,这就是焦虑。这时,通常会抓紧时间复习应考,积极去做能减轻焦虑的事情。这种焦虑是一种保护性反应,也称为生理性焦虑。当焦虑的严重程度和客观事件或处境明显不符,或者持续时间过长时,就变成了病理性焦虑,称为焦虑症状,符合相关诊断标准的话,就会诊断为焦虑症。而焦虑状态是介于焦虑情绪和焦虑症之间的一种状态,比焦虑情绪重而较焦虑症轻,焦虑状态有明显的焦虑情绪,烦躁,易怒,易激惹,紧张,坐立不安,伴随睡眠障碍以及一些植物神经紊乱的症状。如阿浩出现的心慌、头痛、失眠、坐立不安、走来走去都是焦虑状态的临床表现。但这些症状一般时间较短,可有一定诱因,且时好时怀,可以通过自我调节缓解。

    世界卫生组织出版的国际疾病和相关健康问题分类第十版(ICD-10)中把焦虑神经症、焦虑反应、焦虑状态都归纳到广泛性焦虑障碍(GAD)。其基本特征为泛化且持续的焦虑,自由浮动于任何外部环境中。一般女性多见,并常与应激有关。病程不定,但趋于波动并成为慢性。诊断标准是患者必须在至少数周(通常为数月)内的大多数时间存在焦虑的原发症状。这些症状通常应包含:       (1)、恐慌(为将来的不幸烦恼,感到“忐忑不安”,难以集中注意力等);(2)、运动性紧张(坐卧不宁、紧张性头痛、颤抖、无法放松);(3)、植物神经活动亢进(头重脚轻、出汗、心动过速或呼吸急促、上腹不适、头晕、口干等)。

    在浙江的很多监狱,服刑人员都会在入监心理普查时进行焦虑自评量表(SAS)的测试。我们发现焦虑状态,甚至焦虑性神经症是服刑人员高发的问题。本案中的阿浩,基本符合GAD的临床发现,在治疗上,我们一般采用心理治疗和药物治疗。

    相信上述的针对广泛性焦虑障碍的详尽的描述能够提高阿浩对自身问题的认识。虽然自觉症状严重,倍感痛苦,但只是心理上的问题,不会影响身体健康,暂时不见好转,也无需担心。这样至少可以降低阿浩对于自身健康和焦虑症状的担忧,增进他在治疗中的合作,使其适应因服刑所带来的一系列应激事件。在心理学上,我们把这叫做解释性心理治疗。

    人的情绪在紧张的时候,肌肉会紧张;人在放松的时候,肌肉也会放松。我们可能无法直接调整我们的情绪,但我们可以自主的调整我们的肌肉。我们将自身的肌肉处在放松的状态下的时候,采用想象或现场诱发焦虑事件的话,我们会发现焦虑的程序和所附带的躯体症状会有所降低。这是因为肌肉的放松拮抗了部分焦虑,这就是心理学上说的放松疗法。如果如此反复,通过反复训练和体会肌肉放松时的焦虑,进行系统的放松训练,将会减轻紧张和焦虑时的躯体症状和焦虑情绪本身。

    在监内涉及离婚、子女养育等问题的服刑人员真的很多,那因为什么很多人并没有向阿浩一样出现焦虑状态呢?心理学认为并不是事件本身导致了我们的焦虑情绪和症状,而是我们对事件的看法和认识导致的。我们可能无法改变已经发生的事件,但是我们可以改变我们对事件的看法和认知。这就是心理学上的认知治疗。个案中的阿浩觉得“去年应该能评上改积”,“新生时应该有个完整的家”,“新生时应该要有能力让孩子过上好日子”,“只有这样新生才有意义”等等想法和言论都是明显的不合理的信念。如果通过监狱心理咨询师的辅导,阿浩能够意识到其不合理性,并进行认知重建,放弃歪曲认知,获取良性认识,相信会减少症状的出现,减少焦虑和回避。

    目前,全省各监狱都成立了服刑人员心理健康指导中心,阿浩可以申请进行心理咨询。通过监狱民警心理咨询师的系统帮助和阿浩自已的配合和努力,焦虑症状相信会改善的。当然阿浩也可以依据上面简单的描述进行自我调整。除此之外,阿浩也可以通过体育锻炼、听听音乐、唱唱歌等方式做一些理性的宣泻和放松。

    在药物治疗方面,广泛性焦虑障碍的诊治会涉及医院的精神科。如果自觉症状严重,完全可以寻求精神科执业医师的帮助。找精神科医生诊治的人不一定就是严重的精神病人,这就象感冒了去找内科医生看病一样,这是很平常的事情。国内目前抗焦虑药临床主要应用苯二氮卓类药物或丁螺环酮等,监内常用的是苯二氮卓类药物中的阿普唑仑(佳乐定)或氯硝西泮(氯硝安定)。苯二氮卓类药物具有缓解焦虑、镇静和增强睡眠的作用,该类药物可很快地控制焦虑症状。不过一般精神科用药治疗时间、增减药物都很严谨,切不可私自改动。

    “雨纷纷 旧故里草木深,我听闻 你仍守着孤城,城郊牧笛声 落在那座野村,缘份落地生根是我们……”借用《烟花易冷》的歌词与阿浩学员共勉!

    心理治疗师 史金芳


      技术支持:沟通网